website
这是描述信息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/
/
看看黄连坪,那可是一个复活的桃花源

看看黄连坪,那可是一个复活的桃花源

  • 分类:新闻资讯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1-06
  • 访问量:0

【概要描述】看看黄连坪,那可是一个复活的桃花源

看看黄连坪,那可是一个复活的桃花源

【概要描述】看看黄连坪,那可是一个复活的桃花源

  • 分类:新闻资讯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1-06
  • 访问量:0
详情

 

 

看看黄连坪,那可是一个复活的桃花源

 


 

汽车经过了鱼泉河和木龙河,然后开始攀登云髻山。

 

一个小时以前,我们把云髻山叫作银金山。武静安说:“正确的叫法,应该是云髻山。山民们又顺口叫作云尖山。到了1950年代,人们又把它写作银金山。你们都是知识分子,好好想想,怎么能够写作银金山呢?那里面有两个错别字。”我们都感到惭愧。在武静安面前,我们连小学生都算不上。小学生是天真和谦虚的。我们这些自命为知识分子的人,只有满脑子的自作聪明和顽固。

 


 

为什么叫作云髻山呢?我有些不服气,追问道。

 

武静安回答说:“这座山最初没有名字。元朝的县官把它叫作巴蛮髻。到了明朝,诗人们又叫它云髻山。云髻嘛,就是像云花一样盘旋的发髻。与此同时,它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名字,叫作银盆山。”

 


 

汽车离开了318国道,沿着蜿蜒的村村通公路钻入云层。眼前的能见度,大约只有200米。我们看不见云髻山的山体,却不约而同地把它想象成了一位唐朝美女的云髻。大约二十几分钟以后,我们听见了溪水淙淙的声音。白燕山说:“黄连坪就要到了。”他和武静安都是这里的常客。李曾、晓萍姐、我的妻子和我是第一次造访。我们把两边的车窗都打开了。我看见清凉的云气扑打着妻子兴奋得发红的脸。

 

 

李青罗发来的地图显示,黄连坪的地貌恰似一只银盆。

 


 

白燕山告诉我们说,在整个野三关地区,到处都是天坑、暗河,像这样漂亮的溪流是极其珍贵的。武静安赞同他的说法。我们都下了车,沿着溪流向上步行。晓萍姐和我的妻子兴奋得叽叽喳喳,一路上不停地蹦跳和拍照。武静安却突然变得安静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很快就要吟诗了;那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,就跟母鸡下蛋似的。

 

 

只见武静安走着走着,便在一块大石头旁边站住,回头对我们说:“给你们念一首诗,是我从前在这里写的。我早就说过,人们应该把它刻在这块石头上。可是,遗憾哩,没有人听我的话。”我们立即鼓掌。那掌声就是安慰和鼓励。武静安于是又开始摇头晃脑,吟诵出他费了好大劲儿才记起的那首诗:

 

家在云山野县中,桃花溪水泛香红。

谁知落到深沟去,化作奔波几万重。

 

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呢?武静安解释说,他在感叹这些溪水的命运。在山溪水清,出山溪水浊。流到木龙河还是清的,流到四渡河还是清的,流到清江还是清的,流到长江就无可奈何地变得浑浊了。一直奔流到大海,曾经那么清澈和欢快的溪水,就变成了苦涩的海水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好好留在大山里面,保持自己最初的清澈和欢快呢?

 


 

我们不得不承认,诗写得很好。但我们并没有看到桃花。除了杜鹃花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花,我们没有看到一朵桃花。

 

“你是一个作家。”武静安略带嘲讽地回答我说,“你应该知道,我说的是文学意义上的桃花。那是要用心才能看到的。”

 


 

我们继续向上走。手机显示,我们已经身在海拔1438米的高度。接着,我们看见一个被树荫遮蔽的垭口,就又兴奋起来,从那个垭口里鱼贯而入。复行数十步以后,黄连坪便豁然开朗地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

云气在飘飞。能见度也从30分钟以前的200米,忽然增加到了500米或者800米。在我们目力所见的范围内,只见山势环抱之中,果然是一大片平旷的土地,恰似一只巨大的银盆。白燕山说,他心目中的桃花源地貌,恰好就是这种银盆的形状。

 

黄连坪和它周边的土地,都已经被搭建成蔬菜大棚。连绵不断的大棚,沿着平坡向上延展到了生田湾。清一色都是西红柿翠绿的藤蔓,上面已经结出了乒乓球大小的青果。而那条被武静安叫作桃花溪的溪流,好像一枚树叶的叶柄,从上到下,穿越了整个黄连坪。我们拍了很多照片发在朋友圈里,网友们顿时就炸了,纷纷议论说:“成老师,你们都是神仙啊,居然能够享受到那么好的高山蔬菜!”

 

接待我们的村干部方雷和李青罗告诉我们说,海拔500米到800米的山地叫作低山,海拔800米到1200米的山地叫作半高山,海拔1200米以上的山地叫作高山。只有高山和半高山地区生产的蔬菜才能叫作高山蔬菜。我们沿着溪流向上行走,已经身在1684米的海拔之上。

 


 

我们想要到达海拔1912米的山顶。这时候,朦胧的云雾已经变成了纷飞的雨花,道路也变得越来越泥泞。我们知难而返,接着又看到了那条溪流,带着白雾从山林里飞出,淙淙活活地向着我们的来路奔去。武静安忽然又站住了。我们也跟着站住,一边拍照,一边等待着他。而他也果然不负众望,张嘴就吟诵出一首新诗:

 

满山云物出清溪,溅玉翻花漫野畦。

毕竟诗情藏不住,风流灵韵自高低。

云物:云气变化中形成的景物。

 


 

等到我们下次再来时,已经是5个月以后的深秋。老朋友方雷和李青罗告诉我们说,整个黄连坪合计1139亩的蔬菜大棚,西红柿的总产量超过了8500吨。在淫雨成灾的2020年,这样的丰收毫无疑问是令人惊奇的。我们不得不感叹造物主对黄连坪的恩宠。

曾经满目苍翠的春山,此时也变幻成了五彩斑斓的秋林。我们第二次向着海拔1912米的山顶攀登,一路上发现了很多绛红色的岩石。当我们到达巴东、长阳、秭归三县分界的界桩附近时,又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出现:那是我从未见过的高山杜鹃,一丛一丛的,在清寒的西北风里静悄悄地萌发着它们的花蕾。

黄连坪为什么叫作黄连坪呢?是因为它从前生产过黄连吗?

 

“没有。它从来就没有生产过黄连。”李青罗回答我说,“曾经种植过黄连的,是靠近雕尖罐林场的那个高坡,与黄连坪大约相隔有5公里的距离。”

 

那它为什么叫作黄连坪呢?我继续追问。

 

只有武静安能够回答这个问题。原来,黄连坪的本名叫作黄粮坪;那条被武静安叫作桃花溪的溪流,本名也叫作黄粮溪。所谓黄粮,就是当地生产的玉米。1958年,人们在山坳上建造小高炉大办钢铁,把森林茂密的云髻山砍成了一座秃头山。然而,让人们意想不到的是,他们并没有用那些绛红色的铁矿石换来幸福,反而造成了山体和生态的毁坏,黄粮坪也从此变成了黄连坪。1980年巴东县第一次地名普查,黄连坪便赫然登记在册。

 

“这就是说,我们最终还是要感谢大自然。”白燕山接着武静安的话说,“在经历了几十年的时光以后,云髻山和黄连坪又重新恢复了它们本有的生态和灵韵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黄连坪其实是一个复活的桃花源,对吧?”

对的。我们都赞成白燕山的说法。黄连坪就是一个复活的桃花源。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公司概况

 

 

关于我们


发展历程


组织架构


荣誉资质

 

发展规划

新闻中心

 

 

新闻动态


媒体报道


 

 

友情链接

 

 

832扶贫网店铺

 


 

 

联系电话

 

15972461111

地址:巴东县野三关镇竹园淌村

网址:www.hlpny.com.cn

公众号二维码

扫一扫,关注我们公众号